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急救电话:120(5238120)  
 
联系方式
  • 急救电话:120 5238120
  • 办公电话:0712-5275699
  • 总值班电话:13508636120
  • 投诉电话:13508636120
  •      5275665
  • 物价投诉电话:5275616

一面锦旗 一段回忆

时间:2019-08-06 09:54 作者:admin 点击:
站在重症监护室的门口,阳光透过玻璃窗热烈地洒遍曹瑜周身,身旁的影子跳跃地拉扯着,一切又被带回到了那个春日的早晨。

730日早晨,安陆市人民医院内科大楼7楼的重症监护室里,护士长曹瑜正在忙着给病人做治疗。

    “曹护士长,有人找您!”

“哎,好,我马上来!”曹瑜答道,推开重症监护室厚重的玻璃门,只见来人是个年纪二十四五岁的小伙子,黝黑黝黑的皮肤上还淌着汗珠,“曹瑜是吧?有你的快递,麻烦在这签个字。”说完便将手上的圆珠笔递了过来。曹瑜一脸疑惑地签收、拿快递,心里还纳闷,自己平时在医院马不停蹄地工作,晚上九、十点钟才下班,回家恨不得倒头就睡,哪里还有心思网购啊。边想边拆着手中的包裹,一层又一层的塑料纸,包裹着一个约摸60公分长的柱状物件,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将这些塑料纸全部拆完,映入眼帘的是一卷红得耀眼的丝绒质地布料,沉甸甸的。顺手打开,红彤彤的丝绒布底上镶嵌着金灿灿的十四个大字“精湛医术保健康,高尚医德为患者”,锦旗下方署名为卜彦军。看到这个名字的一刹那,曹瑜怔怔地红了眼,原来是他,他现在应该恢复得挺好吧!

站在重症监护室的门口,阳光透过玻璃窗热烈地洒遍曹瑜周身,身旁的影子跳跃地拉扯着,一切又被带回到了那个春日的早晨。

320日,接急诊电话,被告知有位头部右侧枕骨骨折、蛛网膜下腔出血并脑肿胀、轻度脑疝、双侧额叶脑出血的危重患者要立即转入重症医学科,这位患者就是卜彦军。先天残疾,后天离异的他原是襄阳市襄阳区张湾镇大桥村4组的低保人员,离异后为了外出谋求生计,与同乡一起来到我市洑水镇合伙做早点营生,以求度日。可就在这天早晨,原本应该早早出摊的卜彦军却没有动静,同乡等了许久都不曾见他出门,上前去敲门也无人应声,感觉到情况不太对劲,同乡翻墙而入才发现卜彦军一个人昏倒在床上。同乡立刻将他送往洑水镇卫生院,可因为病情太过危重,卫生院建议转上级医院治疗。于是,安陆市人民医院急诊科在第一时间接到消息后便火速赶赴卫生院将卜彦军接回医院治疗。

当昏迷的卜彦军到达重症医学科后,早已准备妥当的科主任李东瑜立即查看他的病情,护士们则建立中心静脉管路、动脉导管、降低颅内压、监测循环状况,同时邀请神经外科孙宗汉主任会诊。在院领导的关心和各相关科室的通力配合下,没有任何家属的卜彦军顺利接受了开颅血肿清除+去骨瓣减压术,整个手术过程持续4个小时,结束时已是凌晨3点,在李主任和麻醉师的照顾下,卜彦军被安全送回重症科。

 324日,手术后的第四天,卜彦军的深度昏迷转为中度昏迷。格拉斯哥评分6分(格拉斯昏迷评分量表(GCS, Glasgow Coma Scale)是医学上评估病人昏迷程度的方法,昏迷程度以三者分数相加来评估,得分值越高,提示意识状态越好,格拉斯哥昏迷评分法来判断病人的意识情况,比较客观。),头部引流管顺利拔除,继续留置胃管鼻饲流质饮食。可卜彦军自住院后便一直联系不上其家属,医护人员反复联系都无功而返。没有家属前来照料,可他的营养必须得跟上去才行,否则全科人员的努力岂不是白费。“我来出钱!你们去给他买几罐婴儿奶粉,我们每天轮着给他推管!”面对眼前的境况,曹瑜毫不犹豫地说道。一日六餐,护士们仔细调好水温,冲好奶粉,小心细致地将乳白色的液体慢慢注进卜彦军的鼻导管里。在这样日复一日,祥和耐心的帮助下,卜彦军的身体也在逐步恢复中。

卜彦军逐渐苏醒了,可苏醒后的他面对陌生的环境,身边无一亲属的陪伴,表现得郁郁寡欢。看着卜彦军日渐消沉的脸,怅然若失的表情,曹瑜和李东瑜的内心也煎熬无比。身体上的疼痛医生可以竭尽全力去帮助,可心理上对亲情的渴望和缺失,却是爱莫能助的。最终经过院领导的多方努力,终于联系上了卜彦军的家属。这次,接电话的是他的表姐,“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想回家吗?”电话那头的表姐问道。这头的卜彦军激动不已,哑着嗓子哽咽着回应表姐。姐弟俩简短的通话结束后,卜彦军终于露出了笑脸,他笑眯眯地向护士们说道:“我表姐说要接我回去了,等我好了后就可以回家了!”

415日,卜彦军的表姐如约来接他回襄阳了。卜彦军很开心,一整天都笑得像个孩子,尽管伤口还未好全,但他好像丝毫不在意这些。为了让他免受旅途颠簸,保证安全,李主任特地请示上级领导,让医院120救护车队长代俊驾驶救护车一路护送他至襄阳市人民医院。

 73日,医院委派李东瑜主任、120救护车队长代俊和医保科主任席立前去襄阳,对他进行家庭回访,而卜彦军的医药费用也在当地医保局的关怀下得到妥善解决。一行三人驱车来到卜彦军的家中,卜彦军激动不已,戴着假肢吵嚷着要亲手给他们做顿饭,展示自己的大厨手艺。李主任笑着劝说让他多多休息,别太劳累,还要多注意自己的身体状况,别什么事都抢着干。一番话音未落,卜彦军的眼眶红了,他说道:“真的非常非常感谢你们救了我,如果没有你们,我现在还不知道会在哪儿,那半个多月里,你们对我的照顾,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晶亮的泪珠划过被岁月刻画过的面庞,沟壑纵横的脸颊上满是泪水......

七月的阳光还是那样明媚而热烈,思绪回笼,一切仿佛还在昨天,时间是强大的疗愈者,带走了疾病苦痛,带来了生的希望,也向那些正在重症科里饱受煎熬的病人们展现了这世间最美好的心灵。曹瑜笑了,低头看看手中那红艳艳的锦旗,她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责任编辑:admin)

Copyrights 2016-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安陆市普爱医院 版权所有
如有转载或引用本站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技术支持:安陆茂林网络科技 鄂ICP备13015853号-1